Void Hunter.05

一开始,全无征兆。

雷恩加尔站在蜿蜒的溪水边,凑近水流,溪水甘甜清爽,洗去了灰尘和疲倦。朝阳是橘红色的,从东边的山峦后冉冉升起,朝幽暗的古河道喷吐着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绿的树,红的土地和灰白色的河床,早晨的世界显得富丽堂皇。

正享受着清凉的水流的雷恩加尔,在这个稀松平常的早晨,不知是不是心有感应,毫无理由地回头了。

在一片深绿的斑茅草丛中,黑影一闪即逝。

血液在血管里燃烧,他躁动不安的转过身,握着他的传奇匕首。雷恩加尔没有想过,最终还是卡兹克先找到了自己!

他养好了伤,养足了实力,就动身来了。像是赴一场心照不宣的约。

雷恩加尔没有主动出击,他做好防御姿态,静静地等待着虚空怪物的第一次...

Void Hunter.04

04

尽管族人再三恳求,新晋酋长仍然没有选择留下来。

雷恩加尔本来就不具备任何处理族内事务的经历,坐在不舒适的铁椅子上,他听着下面大大小小的诉讼和事件,随心所欲给出回复。他心里想的是那只来自虚空的怪物,他野蛮、狰狞,却让雷恩加尔感受到了强大与力量之美。

而下面的这些人,不过是弱者。弱者的命运,他并不关心。

突然他觉得如果是马尔孔,坐在这个位置上也许恰好适合——他善于判断是非、做出裁决,然而他们早已没有任何瓜葛。座椅下跪着的兽人仍然在战战兢兢地叙述自家财产被庞加夫的护卫所劫掠的事,但是雷恩加尔已经对此丧失了任何耐心。

他从铁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向着众多缄默的猎手和臣民,不容置疑地宣布,自...

【慎劫凯】Wanderer.03

03

电子终端的屏幕在黑暗中闪了闪,是一封未署名的邮件,上面只有一行字。

凯隐在没开灯的卧室中眯着眼睛,对着屏幕无意识地笑了笑,打了几行字又全部删掉,只回复了一切顺利,勿念。

随着发送成功的提示,屏幕的光熄灭了,卧室里又恢复成了幽幽的黑暗。

凡事皆有例外。尽管凯隐在校期间的人际交往中接近于透明人,但却有位导师对他青眼相加。辛德也算是普雷希典大学的一位传奇人物,相传来自一个非常古老而尊贵的家族。她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年纪,身姿曼妙,美艳非常。当她第一次走进教室时,凯隐清晰地听到了一众男生的抽气声。

辛德拉气质非凡,只是太过难以接近。

然而世事难料,一来二去凯隐居然跟她熟络起来。

艾欧...

【刀劫】续断

地形宛如展翅蝙蝠的特尔佳斯,原来是诺克萨斯黩武君主所觊觎的美妙走廊。由于近日秋雨连绵,湿润土壤和腐烂叶片踏上去绵软无比,山路难行,不过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事。

站在一处低矮山峰上,劫凝目望去,只见艾欧尼亚联合军阵法严整,首位参合,旌旗高张,有条不紊地合围起来。之间大旗之下,众兵执盾,护着中间一位统军使。这是个年迈瘦削的老人,穿了一套全副重甲,更有几位法师为其支撑起法术护盾。劫过去曾跟这位长老打过几次照面——帕格长老来自艾欧尼亚的名门望族,身居高位几十年,坐上这个位置并不奇怪。但显然别人的想法并非如此,长老座下的几位来自其他家族的副使面色堪称十分精彩。劫收回视线,他觉得索然无味了。

包围圈其...

Void Hunter.03

懦夫。

这个词从他出生至今,阴翳一般纠缠了他半生,如今听在耳中,仿佛一桶冷水,将他所有情绪都冷却了下来。他没回答,只是环视了整个大帐,周围环绕着的是珍贵的毛皮,炉中燃着香料,酋长的居所的富足华美一如既往,但也一成不变、陈旧衰朽。

这里曾寄宿着他儿时的梦想,尽管庞加夫是个残酷的父亲,但他那些最深刻的梦境里,就是成为一个他这样统领族人、受人尊敬的领袖。

马尔孔和他们曾经的旅途经历不合时宜地在脑海中冒出来,带给他一种新奇的思维,这一刻他突然挣脱了一个野蛮部落施加在他身上的阴影。他抬头,第一次以一种局外人的眼光注视庞加夫,才发觉他真是老了。他的头脑和利爪迟钝了,战利品也早已蒙尘。年迈的野象离开部...

Void Hunter.02

雷恩加尔越过小河源头上的分水岭,走进了一片更为广阔的密林和河岸。他在附近游荡了将近一个星期,试图寻找到那怪物的踪迹。他根据夏嘎所提供的语焉不详的线索,花了些力气才找到了那场惨案的案发现场。

一头巨大狮鹫兽的遗骸洒落在河边的岩石边,这只非凡魔法所造就的生灵躯体已经破碎不堪,难以辨别原本威武的风姿。有力的肌肉和漂亮的毛皮早已不知所踪,骨骼上残余的血肉成为了鸟儿和昆虫的美食。雷恩加尔走过来,那些食腐生物便一哄而散了。

带深红斑点的白羽毛洒在沙土上,狮鹫的骨骼巨大而空洞,足有两个雷恩加尔那么高,沙地上布满了挣扎和搏斗的痕迹。雷恩加尔发现粗壮结实的翅骨居然是被利器生生切断的,断面非常整齐。他想象着,...

Void Hunter.01

一个小脑洞。

————

雷恩加尔蹲在在一堆色彩斑斓、气味刺鼻的熊皮后,轻轻擦了擦固定在手腕上的匕首。

那是他最趁手的武器之一,由一头尖啸兽的腿骨磨砺而成,足有他的小臂长,刀刃略微弯曲,锋利无匹,如同寒冬月光。

火塘在宽敞的大帐内安静地燃烧着,陌生香料和皮毛的味道鲜明而刺鼻。越过那堆层叠的熊皮,火光在对面的布匹上映出了帐篷里几条黑魆魆的巨大的阴影,中间的一个个头尤为庞大,周身环绕着骇人的尖刺。

那是雷恩加尔的父亲,现任肉齿兽部落酋长——“掠取之王”庞加夫。他坐在一张环绕着棘刺的、钢铁熔铸而成的椅子上,那正是他影子上骇人尖刺的来源,这些东西包围着他,是他作为酋长极具证明力的冠冕。雷恩加尔...

【拉凯】挽歌(八)

这文还活着

————*

第八章雾镜(下)

镜面非常光洁,倒映着一弯残月。沙漠苍茫的夜风拂过面颊,镜中的景象却缓慢变化了。

像一滴水落在水面上一样,激起了和缓的涟漪。原本倒映着沙漠、月光和营地的镜面里突然出现了妻子的身影。长发和围巾遮掩了她的神色和面容,衣袂和发丝在黑暗中翻飞,只有一把雪亮尖刀反射着凌厉寒光。

他吓了一跳,镜子差点脱手。猛地回过头,篝火还在暗暗地燃着,四野寂静,火边也无声无息,妻子似乎早已睡熟。而回过头,那镜子中的景象已经消散了。无论他再如何细瞧,都只反射着冷冷的月光。

不过他这下可完全睡不着了,镜子里的景象竟让他想起了很多之前忽略的细节。妻子与那位武器商人的密切交往...

【慎劫凯】Wanderer.02

02

凯隐也说不清自己的来历。他是在诺克萨斯军队从艾欧尼亚南部三省撤退和遣返期间被人发现的,当时还不到十岁。

孩童的记忆往往模糊而破碎,他似乎是从一个幽暗密闭的环境来到这里,清凉的海风充溢着海水的味道,海岸边高大的银灰色建筑仿佛伫立的士兵——他所住的房子却是由上好的木材建造,那些木质纹理常常让他着迷。有时会有年轻女人抱着他,站在窗边遥望海岸,轻轻哼唱着悠远的异国调子。这片区域外修建着的钢铁围栏外,有时会出现衣衫褴褛的孩童,他们隔着铁丝遥遥地望进来,漠然的眼神让人非常困惑。

后来境遇逐渐发生了变化,他住的地方和身边的人频繁更换,街道两旁的商铺和民居常常房门紧闭。他所不理解的是,在这扇薄薄的...

【慎劫凯】Wanderer.01

01

凯隐能够租下这间公寓纯属意外。

这间公寓所属的高档小区坐落在普雷希典的城市核心区,靠近海滨,环境优美,设施完备,更有与之相称的价格将不符合标准的平凡人隔离开来,在拥挤的城市中为有钱有闲的人开辟出一方安静清雅的所在。

所以当凯隐穿着衬衫和牛仔裤在合同上签字的时候,仍然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

这梦境过于逼真,一位棕色卷发的年轻姑娘温和礼貌地为他办妥了手续,将钥匙递给他,柔声细气地叮嘱他相关事宜,还体贴地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搬运行李。

凯隐看了看自己单手提着的一包,谢绝了她的好意,那就是他二十年来的全部家当了。


悉达丶凯隐今年刚满二十岁,是一名刚毕业的普通学生。在他的同...

1 2 3 4 5
© | Powered by LOFTER